欢迎访问某某汽车销售公司网站!


新闻资讯

MENU

当前位置 : 主页 > 新闻资讯 > 车辆维修 >
车辆维修

幸运飞艇官网:西安工匠 修理汽车让这个85后小伙

点击: 次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1-02

  只是,有时候顾客对比之下,质疑为什么同样的汽车伤痕,在他的维修厂里会耗费比被人多两倍的时间。每每这个时候樊少俊都会有一种委屈,“为了追求质量的完美,每一道程序都不偷工减料,维修下来的耗时是不能打折扣的。”

  清瘦的樊少俊,配上干练的短发,让人觉得倍显精神,“我不是官二代,更非富二代,技术完全是靠自己双手努力积攒出来的。”摘掉手套,坐在记者对面,这个汽车修理厂的85后负责人还显得有点儿腼腆。

  “这一行最怕自己干出的活,因为质量问题返工。”樊少俊说,有时候太累了,躺下后别人怎么也叫不起来,突然谁说了一句,你干的活返工了,他腾地就条件反射式地就坐了起来。“这一行压力真的也挺大的!”

  樊少俊的家在甘肃庆阳,和当时的很多农家孩子一样,初中毕业后,因为不好读书,为了减轻家庭负担,2012年便开始了打工赚钱的日子,樊少俊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庆阳一家汽车5S店做小工学习。

  “我追求的是质,从来不单纯追求量”樊少俊一直都坚持着自己的原则。除了汽车修理,在当地很多人都有樊少俊的电话,遇到汽车抛锚、车没电轮爆胎、甚至钥匙被锁进车中,总之任何原因在路上车不能动的情况,只要一个电话,樊少俊都会第一时间赶到进行免费“救援”。

  没有创可贴,随手拿起身旁的胶带凑合缠住伤口,换上另一只也是才好不久的手,小伙子继续干了起来,那一次就因为师傅告诉他,要想学到技术就必须下苦工,小伙子从早上8点钟一直干到了第二天凌晨3点,练习漆面修理技术。

  “要想学的和别人有区别,有所作为,就必须下势。”师傅说的这句话,樊少俊至今都记忆深刻。从早上8点开始上班,常常自己一加班就到了夜里3点钟。这期间无数次的打磨工作,樊少俊都要进行枯燥的反复练习,十指磨烂那是常有的事情。“冬天干活的时候更难受,打磨的时候手就在冰凉的水中工作。”

  这样的生活,直到有一天维修店里开进一辆挂着陕A牌照,重新喷漆后的翻新车而改变,如果不是车主洋洋得意的介绍,整个车身漂亮的流线外观,樊少俊根本看不出来是重新做过漆面。对比相对偏僻落后的家乡,为了长见识学技术,那一天樊少俊做了一个决定,去大城市西安学习喷漆技术。

  午后夕阳西下,骊山的盘山路上,凉风习习,纳凉的自驾游客络绎不绝。樊少俊的车显得很“拉风”,这个经过整车漆面处理改装后的车,在不同的光照下能显示出3到5种不同的颜色,每次经过,都会博取绝对的回头率。

  凌晨1点,在长安区的某汽车修理厂,19岁的小伙子樊少俊单膝跪着正埋头干活,因为反复打磨,手随着砂纸的节奏也不停摩擦着车身,可能是时间太长,手指磨烂血瞬间渗了出来。

  从无尘烤漆房出来的时候,摘下防毒面具,樊少俊的手上还沾有少量的油漆。常年与油漆打交道,对着这种潜在的职业伤害,樊少俊似乎并不在意,因为喜欢这个行业,他更多的是在最后维修成果中享受技术带来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漆面处理,在汽车维修中,就相当于医院的外科和整形科。每次维修,樊少俊觉得就像是给汽车做“手术”。一个小小的汽车划痕,这个“手术”就需要10个多小时的时间,从最开始的洗车、找平,到最后的上蜡提亮,这个“手术”在樊少俊的维修厂需要21道工序,每一道工序,他都追求精益求精,从不马虎。

  从最初打杂跑腿,到身怀绝技、技术精湛,12年过去了,如今31岁的樊少俊不仅开起了属于自己的汽车维修厂,更主要的是在这一行业中的漆面维修,他用精雕细琢的21道程序,能完美地对汽车进行整形美容,恢复“原貌”。

  这一次的突然离开,不明真相的父母,为了找儿子还满大街张贴了寻人启事。“一个月后发了工资,我买了一张电话卡,给我妈打过去的时候,我妈当时就哭了!”这件事,樊少俊现在觉得自己确实年少轻狂,为父母考虑的太少了。

  虽然当时的工资只有600多元,樊少俊发现干得越久他越喜欢这个工作,就越想把工作做到最好,2年的时间,小伙子就成为了有一定技术的“大工”可以单独进行维修工作了。

  汽车修理是个博采众长的工作,21岁的时候,怀着一定技艺的樊少俊又来到临潼、阎良的某些修理厂工作,继续以提高技术,追求完美,来学习汽车维修。

  “要做就做到极致,我今天的成绩说白了也是辛苦熬出来的。”樊少俊喜欢称修理工为“匠人”,年复一年的积累,有些精湛的技艺是功到自然成。

  有机会用喷枪学习的时候,樊少俊是把报废的车门当做教具反复练习的,那个时候虽然有简单的防护措施,但在刺鼻的味道中,很多漆还是会溅到皮肤上。对于这些,樊少军觉得习惯了一切似乎都是正常的,做这个行业,这是每个人都要需要面对的。

  盯着车身刚修补过的划痕处,沾水的砂纸不停地摩擦着干燥后的腻子,噌噌的刺啦声在不大的车间厂房里显得特别清晰……

  “一般新车2到3年漆面都会氧化不好看了,重新喷个漆会和新车一模一样的感觉,年轻人都喜欢自己的车与众不同,”

  离开甘肃去西安,樊少俊是偷偷一个人跑出来的,他没有给家人说吧,“说了的话,父母肯定嫌我年纪小不让我跑出来!”坐火车半夜到的西安,第二天中午,樊少俊就在在长安区一个改装房车的厂子找到了喷漆的美容装潢工作。

  “没想那么多,就想着以后有个手艺饿不着就行。”误打误撞进入汽车维修行业,那一年樊少俊才17岁,因为没有技术,他的工作就是给维修漆面的中工,拿工具,递材料,打杂跑腿,看师傅们如何打磨喷漆修理汽车。

  因为技术不过关,樊少俊没有机会拿起喷枪给汽车喷漆。为了这,小伙子常常下班的时候,给喷枪中灌上水对着玻璃反复喷,练习臂力和平稳性,时间一长,举着喷枪的胳膊会特别酸痛,甚至造成肌肉拉伤。